首页
  中心朱军教授应邀...
  中心朱军教授应邀...
  中心朱军教授应邀...
  中心研究人员朱军...
  2020年2-8月中心研...
 
   友情链接
 
 
 
中心新闻
您的位置: 首页 > 中心新闻 > 正文  

  中心研究人员朱军教授在国内经济学核心期刊《经济研究》发文
[作者:中心  发表时间:2020-09-27  阅读:

 

 

 

公共财政研究中心主任、财政与税务学院院长朱军教授在国内经济学顶级权威期刊《经济研究》2020年第9期发表论文《金融供需摩擦、信贷结构与最优财政援助政策》,全文约1.2万字。

《金融供需摩擦、信贷结构与最优财政援助政策》,一文回答:经济下行背景下有限的财政资源是援助企业还是援助银行?

当前中国经济正承受下行周期压力,存在政府和企业杠杆高企金融系统性风险高的突出问题。在含有金融脆弱性特征的经济下行背景下,政府的财政政策应如何作为?因此本文采用反事实的政策模拟和福利分析方法进行研究

 

具体摘要如下:

金融摩擦在金融产品定价、政府和中央银行平滑经济周期波动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目前还没有文献将BGG框架的企业融资需求摩擦和GK框架的银行信贷供给摩擦整合到一个框架中,对比财政政策的有效性和财政资源的战略优先配置问题。通过理论研究发现:(1)针对中国问题的含有金融供需摩擦的理论模型,其结果的矩吻合匹配较好,且部分指标结果优于Kirchner & Wijnbergen2016)的框架。(2)银行信贷供给摩擦下财政刺激效果低于摩擦的情形;而企业融资需求摩擦下财政刺激效果高于无摩擦的情形;对比两者,银行信贷供给摩擦下的财政政策乘数较小。(3)支持财政扩张的债务是否影响银行资产配置已成为通过居民发债扩张通过银行发债扩张两种经济刺激的关键差别。(4经济下行背景下短期内财政援助银行更占优长期内,当政府债务负担较低时,财政援助银行更占优;当政府债务负担较高时,财政援助企业更占优。

 

 

 

 

 

最后本文提出如下的政策建议:1)充分认识金融摩擦的存在,厘清财政和金融的关系。明确财政扩张与依靠银行扩张政府债务的界限,规范地方政府和金融企业的投融资行为,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等文件透明化政府债务的发行、回报和余额,并突破刚性兑付、打破财政兜底以强化金融市场约束。对于金融监管部门而言,要通过全市场(涵盖省级及以下的银保监局和金融监管局的所有监管业务)面向政府信贷的全部资金管理,完善“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的全方域传导,进而做好全市场监测模式下各类政府债务的发行控制和风险预警控制。对于政府部门的财政支出扩张和财政刺激政策,建议形成面向公众而非机构投资者的发债行为,要通过更多的信息披露和市场化约束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地方政府部门要充分做好项目收益评估和可行性论证,避免“钱等项目”增加地方利息负担、资金浪费的行为。(2)建立完善金融稳定的财政机制,及时规范亏损核销、股权重组以及注资等方式,增强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的灵活性和稳健性,以发挥金融风险的自救功能。为应对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建议建立全市场资金的金融风险预警系统并识别出高风险的金融项目及其所在金融机构的银行间交易规模,金融监管机构对其及时做出反应;与此同时,通过政府债务的风险预警系统识别出高风险的债务发生地,进而交叉定位出高风险地区的高风险公共项目,并及时做出财政整顿与金融监管措施以提升金融稳定性、减少金融摩擦;对于已发生损失的公共项目,财政部门应通过及时的止损措施剥离不良资产、及时规范核损核销,同时要限制该地区的债务发行,强化该地区的化债目标和化债任务。(3)重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与金融脆弱性相互强化、交叉影响的传导机制。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并非出台一项财政扩张政策就能够解决,更需要加强预期管理,提高银行资本金要求,协调财政、金融与宏观审慎政策的相互配合;各级金融机构要理性客观看待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要根据地方自有财力给予企业相应的融资支持,不能依赖政府的信用担保。(4)中央政府应关注债务负担对于财政政策的实施影响,通过有规划的债务化解责任安排提高财政援助政策的有效性,缓解财政压力。中央的绩效考核应更多侧重避免过度超前、不计成本的政府投资行为,根除政府会兜底债务的“幻觉”。为降低财政压力、提升财政支出乘数,中央财政引导化解政府债务风险特别是政府隐性债务风险非常必要。对此建议要在理论上形成最优的隐性债务规模或是完全取消隐性债务,进而在中央层面形成一个统一的债务发展经济的理念;对于形成隐性债务的主体——各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要通过转为完全市场化运作的国有企业、注资独立经营、债务重组、注资上市、因地制宜的授予各种特许经营等措施进行转型,彻底改变其利用政府信用进行融资信贷、透支政府信用的发展模式,从而减少对未来政府援助的依赖。对于政府隐性债务,在采用债务置换手段转为显性债务的同时,要建立地方各部门、各级政府的债务削减制度、债务化解任务,坚持控制隐性债务的增长。

 

多年来,朱军教授一直站在教学、科研的第一线,在DSGE财政领域、地方债务问题、中国宏观财政政策建模等方面发表了一系列的高水平论文,研究成果丰硕。并且,朱军教授还一直关心国内财政学科的科学化和国际化发展,20207月份个人全额资助支持了2020.7.5-7.15高级财政与宏观DSGE建模与编程研究生暑期学校,支持了国内DSGE财政发展的暑期学校建设。

目前有多篇论文被国内外一流期刊接收,如Quantitative Marketing and EconomicsSSCI)、《改革》接受发表一篇。有多篇合作的英文论文在国际期刊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SSCI)、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SSCI)、Resources PolicySSCI)等审稿和R&R中。

20205月以来,在研《高级财政学III——空间财政学》,助力中国财政学学科建设和基础理论创新。

(供稿:南京财经大学公共财政研究中心办公室)

来源:财政与税务学院(公共财政研究中心)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1-2012 版权所有:南京财经大学公共财政研究中心


通讯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文苑路3号 邮编:210046